天保大爺兩改門

新華網 2020-11-21 08:46

 新華社鄭州11月20日電  題:天保大爺兩改門

  新華社記者桂娟、史林靜

  自從田昕來到牛橫嶺村,牛天保大爺家的門梁改了兩次。事兒還得從三年前的冬天説起。

  一個午後,正在清掃院子的牛天保被突然傳來的“嘭……哎喲”聲音嚇了一跳。轉身後看到一個大高個兒小夥子捂着頭進來了。“大爺,我是村裏新來的駐村書記,來家裏瞭解下情況。得虧您這門結實,要不撞壞了我還得修。”田昕的一番話,把天保大爺逗樂了。

  田昕(左)與牛橫嶺村村民牛天保交流(10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74歲的牛天保是牛橫嶺村的低保户,至今沒有成家,也沒有收入來源。一座由兩間簡易平房組成的老院子是他和97歲癱瘓母親的住所。院子的門梁是由幾根木頭搭建而成,離地不足一米七,進出稍不注意就會碰頭。

  在此之前,牛天保並不覺得自家院門有啥問題。牛橫嶺村是位於太行山東麓的一個貧困村,山多地薄,留守在村裏的多是老人和孩子,平日也沒人去他家。低矮的門梁,就像牛天保和牛橫嶺村邁不過去的貧困坎。

  直到2017年底,村裏新來個第一書記。35歲的田昕是共青團鶴壁市委的一名幹部,主動請纓到牛橫嶺村扶貧。駐村的第一件事,就是挨家挨户去摸底兒。第一次去牛天保家,他就與門梁撞上了。

  天保大爺打量着這個一米八三的大高個兒——圓圓的臉上掛着一副眼鏡,斯文中透着股精神氣兒,很是歉意,但事後想“他能來我這幾次”,也就沒往心裏去。

  牛橫嶺村村民牛天保(右)將自家門梁掰成拱形並用布條包住,以防田昕進門時碰到頭(10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可這件事兒他“失算”了。這個年輕小夥子,幾乎每週都往他家裏跑:來給癱瘓的母親申請護理牀、幫他在院門口加裝一個太陽能路燈、給自己送生日蛋糕、拉他“入股”村集體經濟……每次聽到院門口傳來“嘭……哎喲”的聲音,牛天保就知道,“不長記性”的第一書記又來了。

  “天保大爺是村裏最難的一户人家,總想往他家多跑跑。”田昕説。去的次數多了,倆人慢慢處成了“爺倆兒”。田昕每次從市裏回來,都會給天保大爺帶點生活必需品;天保大爺每次蒸豆包,都會給田昕送幾個。

  駐村第二年夏季的一天,田昕路過牛天保家,走到門口他下意識看了一眼門梁,發現原來的木頭梁拆了,換成了離地更高的鐵絲門梁,中間部分還被掰成了拱形。

  一進院門,天保大爺就迎了上來問,怎麼樣,碰不到了吧。臨走時,天保大爺還專門跟着田昕出來,想看看他的“傑作”,卻發現新門梁只到田昕的眉毛處。隔幾天再去的時候,田昕發現門梁又變了,中間拱得更高了,拱起來的部分還用布條細心地包了起來。

  “不用問也知道,天保大爺怕我再撞上疼。”田昕説,這些“小心思”讓他心頭一暖,自己一個外地人,卻與村民過成了一家人。

  “這孩子好得很,但凡村裏有困難的家庭他都記在心上,不僅腿跑得勤,腦子也想得勤,來這幾年,村裏大變樣。”牛天保説。

  牛橫嶺村有237户人家,105户是貧困户。地雖薄但人勤快,村裏家家户户都會種紅薯,吃不完的紅薯就加工成粉條。但由於交通、信息閉塞,大量的粉條只能囤積在手裏。瞭解情況後,田昕通過“直播帶貨”方式幫村民打開了銷路,他被鄉親們稱作“粉條書記”。

  田昕在牛橫嶺村果木種植基地查看獼猴桃生長情況(10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鶴壁市淇濱區大河澗鄉牛橫嶺村一景(10月12日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三年多來,牛橫嶺村發展起了特色果木種植,村集體經濟收入從零增長到215萬元。果木種植基地還與村裏45户無勞動能力的困難羣眾簽訂入股協議。如今,作為“小股東”,牛天保每年能從種植基地受益近4000元。

  田昕還把牛天保28年如一日細心照顧老母親的事蹟傳播了出去,牛天保被評為了“鶴壁好人”,受到嘉獎。拆了低矮的門梁,看着生活了一輩子的牛橫嶺村越來越好,天保大爺心裏愈發亮堂了。

編輯: 張晨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閲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遊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河南新聞
天保大爺兩改門
2020-11-21 08:46     新華網   我要評論 

 新華社鄭州11月20日電  題:天保大爺兩改門

  新華社記者桂娟、史林靜

  自從田昕來到牛橫嶺村,牛天保大爺家的門梁改了兩次。事兒還得從三年前的冬天説起。

  一個午後,正在清掃院子的牛天保被突然傳來的“嘭……哎喲”聲音嚇了一跳。轉身後看到一個大高個兒小夥子捂着頭進來了。“大爺,我是村裏新來的駐村書記,來家裏瞭解下情況。得虧您這門結實,要不撞壞了我還得修。”田昕的一番話,把天保大爺逗樂了。

  田昕(左)與牛橫嶺村村民牛天保交流(10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74歲的牛天保是牛橫嶺村的低保户,至今沒有成家,也沒有收入來源。一座由兩間簡易平房組成的老院子是他和97歲癱瘓母親的住所。院子的門梁是由幾根木頭搭建而成,離地不足一米七,進出稍不注意就會碰頭。

  在此之前,牛天保並不覺得自家院門有啥問題。牛橫嶺村是位於太行山東麓的一個貧困村,山多地薄,留守在村裏的多是老人和孩子,平日也沒人去他家。低矮的門梁,就像牛天保和牛橫嶺村邁不過去的貧困坎。

  直到2017年底,村裏新來個第一書記。35歲的田昕是共青團鶴壁市委的一名幹部,主動請纓到牛橫嶺村扶貧。駐村的第一件事,就是挨家挨户去摸底兒。第一次去牛天保家,他就與門梁撞上了。

  天保大爺打量着這個一米八三的大高個兒——圓圓的臉上掛着一副眼鏡,斯文中透着股精神氣兒,很是歉意,但事後想“他能來我這幾次”,也就沒往心裏去。

  牛橫嶺村村民牛天保(右)將自家門梁掰成拱形並用布條包住,以防田昕進門時碰到頭(10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可這件事兒他“失算”了。這個年輕小夥子,幾乎每週都往他家裏跑:來給癱瘓的母親申請護理牀、幫他在院門口加裝一個太陽能路燈、給自己送生日蛋糕、拉他“入股”村集體經濟……每次聽到院門口傳來“嘭……哎喲”的聲音,牛天保就知道,“不長記性”的第一書記又來了。

  “天保大爺是村裏最難的一户人家,總想往他家多跑跑。”田昕説。去的次數多了,倆人慢慢處成了“爺倆兒”。田昕每次從市裏回來,都會給天保大爺帶點生活必需品;天保大爺每次蒸豆包,都會給田昕送幾個。

  駐村第二年夏季的一天,田昕路過牛天保家,走到門口他下意識看了一眼門梁,發現原來的木頭梁拆了,換成了離地更高的鐵絲門梁,中間部分還被掰成了拱形。

  一進院門,天保大爺就迎了上來問,怎麼樣,碰不到了吧。臨走時,天保大爺還專門跟着田昕出來,想看看他的“傑作”,卻發現新門梁只到田昕的眉毛處。隔幾天再去的時候,田昕發現門梁又變了,中間拱得更高了,拱起來的部分還用布條細心地包了起來。

  “不用問也知道,天保大爺怕我再撞上疼。”田昕説,這些“小心思”讓他心頭一暖,自己一個外地人,卻與村民過成了一家人。

  “這孩子好得很,但凡村裏有困難的家庭他都記在心上,不僅腿跑得勤,腦子也想得勤,來這幾年,村裏大變樣。”牛天保説。

  牛橫嶺村有237户人家,105户是貧困户。地雖薄但人勤快,村裏家家户户都會種紅薯,吃不完的紅薯就加工成粉條。但由於交通、信息閉塞,大量的粉條只能囤積在手裏。瞭解情況後,田昕通過“直播帶貨”方式幫村民打開了銷路,他被鄉親們稱作“粉條書記”。

  田昕在牛橫嶺村果木種植基地查看獼猴桃生長情況(10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鶴壁市淇濱區大河澗鄉牛橫嶺村一景(10月12日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 攝

  三年多來,牛橫嶺村發展起了特色果木種植,村集體經濟收入從零增長到215萬元。果木種植基地還與村裏45户無勞動能力的困難羣眾簽訂入股協議。如今,作為“小股東”,牛天保每年能從種植基地受益近4000元。

  田昕還把牛天保28年如一日細心照顧老母親的事蹟傳播了出去,牛天保被評為了“鶴壁好人”,受到嘉獎。拆了低矮的門梁,看着生活了一輩子的牛橫嶺村越來越好,天保大爺心裏愈發亮堂了。

編輯: 張晨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閲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太不安全了 這個井蓋...
人行道升級改造後 “...
家長與網易達成70%退款協議
兩個路口的紅綠燈都復明了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大型現代豫劇《駐村 ...
老師在給説唱團學生輔導
工作人員正在整理郵件
高三年級期中表彰大會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    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